沉沉沉吟_

和甜甜🔒了
全职:伞修/叶喻/轻微叶all
名柯:快新/秀透 剑三:苍歌
彩墨/钢笔/练字
喜欢渣文渣字的咸鱼
【头像pid:59287082】

【舟渡】关于加班(上)

· 短篇,文笔可能特别渣,ooc可能特别有
· 人物是小甜甜的,ooc是我的,表白我甜♡
· 照常甜不虐~w

【正文】

“今天晚上又要加班,可能晚点回去。”
“嗯,晚饭不在家吃了,做你自己的就好。”
“师兄我爱你。先挂了。”
挂了电话,骆闻舟一脸不开心。
这几天,费渡加班,吃晚饭的点都回不了家,每天就剩骆闻舟孤家寡人的,跟一只大肥猫,一只小肥猫,大眼瞪小眼,相对无言。
费渡这总裁,干得还真卖力,比人民警察都忙。
其实看着费渡从原来灯红酒绿四处撒野的公子哥,变成朝九晚五按时打卡的上班族,骆闻舟还是挺欣慰的。但是,这上班族一旦变成工作狂了,自己反而好像有点舍不得,有些撒不开爪。
就好像自己种的大白菜,历尽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种熟了,却要卖出去了。

吃过饭,打开电视,看了会儿,平常还挺爱看的搞笑节目,竟然觉得百无聊赖,套路极了。
扫兴地抬手把电视一关,回屋了。
关了灯,往床上一躺,脑子里就不知道在想什么了。
费渡最近怎么这么忙?
最近也没听他说有什么重大项目要谈啊……平常这种事儿都会汇报的。
会不会……跟哪个美男子勾搭上了?好几天都这么晚回家?难道有人比本大爷还帅?
虽然好像有点儿扯,但骆闻舟依然想得有点心烦。赌气地想先睡觉,不等他了,闭了半天眼,却发现自己根本毫无睡意。干脆抱着被子瞪着眼,在黑暗中发呆。

虽然说不等费渡了,但玄关处的小灯,却一直没关。

费渡是十一点多到的家。蹑手蹑脚地开门,悄咪咪进了门,再轻巧地关上。脱了大衣,却发现除了玄关处,家里漆黑一片——骆闻舟准是先睡了。
衬衫还没赶得及脱下来,费渡先回房看了眼骆闻舟。
黑暗里,充斥着平稳而让人安心的呼吸声。
费渡弯了弯嘴角,俯下身来,轻轻在床沿一撑,借着微弱的月光,盯着骆闻舟看了好一会儿。
啧,这老大爷,长得还真不赖。
上一秒还在想入非非,下一秒却被一把拽进了怀里。
“回来了。”
语气柔和的肯定句,喟叹般在空气中轻轻划过。
“嗯。还没睡啊,等我呢。”
又是个肯定句,带点儿狡黠的笑意,十分撩人。
费渡反抱回去,找了个姿势,舒服地窝在那位老大爷怀里。
话说自从迷上费渡身上若有似无的淡淡木香后调之后,骆闻舟对香水这种东西起了兴趣,好像很想炼成“闻香识男人”这个清奇的技能,默默补了各种男士香水的知识。
毕竟费总不止一款香水。
但是吧,自从知道骆闻舟迷恋木香后调,费总虽然还是换各种香水喷,后调却都是一水儿的木香。
撩男人和换香水,还是前者更实用主义。
而此时此刻,周遭的黑暗,放大了骆闻舟本来就敏锐的嗅觉。
他清清楚楚地闻到,费渡身上,有一种不属于他的香水味。
绝对不是木香,也不是费渡之前喷过的几款香水的味道,甚至和费渡用香水的风格压根儿就不符——简言之,那是一种妖艳的香水味。
瞬间,骆闻舟心里一沉。

好几天晚回家,号称自己加班,却又成天给自己收拾得格外人模人样,每天衬衫都不带几个褶的,身上竟然还有妖艳贱货型的不明香水味,综合起来——
费渡,你是不是又去哪儿鬼混了?

骆闻舟轻轻抚过费渡柔顺的头发,眉头却皱了起来,心里一片乱七八糟,各种脑补齐齐涌上来。
可惜,费渡却还在沉迷美男腹肌,没有看到该美男夹苍蝇的眉头,并不知道该美男在想些什么,更不知道自己已经莫名其妙被该患有间歇性疑心病的美男盯上了,并且一下子被列入重点怀疑对象,亟需深度调查。

夜还长,某些人的心思不知道飘到了何处……

【咳,费总加班到底干啥去了呢?骆老大爷的疑心病治好了没有?这般猜忌是为何?真的如骆老大爷所想吗?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?请看下回分解~】

下篇在这儿,可戳:
【舟渡】关于加班(下)

评论(4)

热度(1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