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冘

全宇宙第一甜吹♡priest一生推
喜欢甜甜笔下所有作品/人物/cp
圈地自萌,不比较,不撕。
爱是赤司征十郎/工藤新一
快新/秀透/伞修/叶喻/叶蓝/轻微叶all
cp观是可拆不可逆www轻喷
间歇性写文、写字,一直是个渣
爱名柯 爱原耽 攻控 受音控
少年控 对少年感着迷
彩墨呀钢笔呀深坑少女w
【头像源自p站 id:59287082
尚未授权 如若不妥 请告知】

【舟渡】关于糖盒里的奶糖

· 此文为短篇,文笔渣,ooc可能特别有
· 人物是小甜甜的,ooc是我的,表白我甜♡
· 奶糖梗出自第45章,薄荷糖梗出自第73章
· 力求各种细节梗符合原文设定,若有不符的地方,算我原创
· 甜不辣,呸,甜不虐

【正文】

这几天,市局又陷入了一片忙碌。
有人报案说,看见正被通缉的在逃跨省连环杀人犯在燕城某酒吧一带出没。
此事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人身安全问题,事态紧急,第一天竟没有查出个所以然,加上最近市局在整顿纪律和工作作风,万年贪睡迟到的中国队长骆竟然一大早就一溜烟儿滚去上班了。
费渡醒来,往身边一摸,空的。
再一摸,一堆柔软的东西钻入指缝——睁眼一看,原来是骆一锅正蜷在一边,一脸疑惑加不爽,好像想不明白,今天铲屎的怎么走得这么早?自己还没赶得上往他脸上砸呢,人就没影了。
不爽。
费渡清醒了,睁大了微眯的眼,侧过身,和骆一锅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。
骆闻舟都走了,自己是不是也该上班去了?
哦,对,今天是周末,公司放假。
费渡懒懒地一伸手,捞起骆一锅,放到猫窝里乖巧的骆二锅旁边,往猫盆里添了猫粮,再把自己收拾停当。
虽然对其他带毛的小动物还是有抵触心理,不过费渡现在已经能和骆家俩锅相处得相当和谐了。
毕竟可能上辈子是一个物种。
吃过骆闻舟留的早餐,费渡本想喝杯咖啡,结果一翻,家里只有“香油味”的了。
想起在市局喝的那两杯“香油”,不由自主想起了骆闻舟那天查完案子精疲力竭,用凉水在矿泉水瓶里冲了两袋香油灌下去的事。
费渡神游老半天,回过神来,就已经把咖啡冲开了。
算了,冲都冲了,喝吧,不喝回头骆闻舟又得说他浪费败家。
喝完他就后悔了。
怎么还是一股子香油味?一点长进都没有。
还是那么难喝。
费渡扔下杯子,无语地在沙发里窝了一会儿,抱着电脑看了会儿电影,还是觉得满嘴都是香油味。
不经意往桌子上一瞅,一眼瞅见了那个糖盒。
那是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,骆闻舟给自己过生日那天看见的糖盒。
上面几格是各种什锦糖、化成奇形怪状的巧克力,最底下一格是——对了,是奶糖。
那种老式的奶糖,包装低劣,看起来就粗制滥造,还死粘牙——不过还好足够甜。
费渡直起身来,打开那最下一格,伸手摸出一颗,用牙尖撕开包装,把糖扔进嘴里。
丝丝甜意从舌尖蔓延开来,直抵五脏六腑——
果然,还是甜的好吃。
费渡侧靠在沙发上,斜睨着那几颗奶糖。
突然,好像想到了什么,不由自主地弯了弯嘴角。

第二天,市局依然一片忙碌。
中午,大家都各忙各的,办公室里气氛一片紧张。
骆闻舟翻了翻眼前的卷宗。有一处细节总是想不明白,逻辑不通,骆闻舟皱了皱眉,下意识地往兜里摸烟盒。
其实自从知道费渡不喜欢别人抽烟之后,骆闻舟就很少很少抽烟了,可以说几乎不抽。但是碰到棘手的案子,想不明白的时候,如果费渡不在旁边,骆闻舟还是会偶尔抽上一根——一个月也就那么几回。
基本可以算是戒掉了。
一想到费渡,骆闻舟刚想缩回手,指尖却意外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——那质感不同于烟盒。
拿出来一看,竟然是一颗奶糖。
用脚趾头想,也能想出来是谁塞兜里的。
骆闻舟无奈地笑了笑,刚想剥开,却又在糖纸的一侧摸到了不同的质感,翻过来发现——上面还贴着一张小纸条。
横平竖直的正楷,带着点逼人的力度——“师兄,等你回来”。
骆闻舟一挑眉,小心翼翼地剥开了糖纸,吃了糖,又把糖纸塞回兜里。翘着二郎腿往椅子背上一仰,骆闻舟不自觉就开始想费渡。
闭了眼,用手指掐了掐鼻梁,忽然,一股味道从指尖沾染开来——
那是费渡身上木香尾调的味道。
准是刚才从那张小纸片上沾来的。
肯定不是费渡写纸条的时候,不小心在衣服上蹭到的,那样的话味道不可能这么浓——只能是特意喷上的。
瞬间,骆闻舟清醒了,睁大了眼。
好啊,费渡,勾引师兄,你好样的。
等我回去算账。

深夜。
今天骆闻舟回家并不早,但好像精力异常旺盛。最后,费渡已经没什么力气动弹了。
骆闻舟也是特别累,这两天白天高强度的工作已经快把他掏空了,晚上回家某个人继续掏,骆闻舟怀疑某天自己会过劳死。
“爱吃奶糖吗?你好像特别爱吃甜的。哥明天给你买去……”说完这句,骆闻舟困得眼皮已经抬不起来了,长长的尾音化入平稳的呼吸。
就这么睡着了。
“嗯。”费渡声音有点沙哑,带着鼻音。要是让骆闻舟听见了,说不定还得再来几次。
“其实之前我还爱吃薄荷糖。每次不清醒的时候,晕血的时候,难受的时候,为了保持清醒,都会吃薄荷糖。”费渡轻轻呢喃,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到。
“但是现在,很少吃薄荷糖了。”
费渡艰难地抬起手,顺了顺骆闻舟的头发。
“因为,一旦尝到了甜头,就再也不想品味那种苦了。”
“闻舟,晚安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2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