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沉沉吟_

和甜甜🔒了
全职:伞修/叶喻/轻微叶all
名柯:快新/秀透 剑三:苍歌
彩墨/钢笔/练字
喜欢渣文渣字的咸鱼
【头像pid:59287082】

关于费渡对陶然的感情qqwqqqqq

前一阵儿终于忍着把《默读》养肥了,也终于放寒假了,看了几天,一口气看完了。虽然看得不算慢,但是特认真。觉得一切都很好,但有个问题一直一直一直都困扰着我,像块儿大石头压在心口,特难受。那就是,费渡对陶然到底是什么感情?
确实,费渡跟陶然、骆闻舟俩人都认识了十多年了,俩人都对他照顾有加,而且陶然比骆闻舟更温柔、更细心、更有耐心,是个出奇善良的老好人,像温和的邻家大哥哥一样。他对费渡很好很好,一直照料他,费渡母亲死后,怕他住在旧宅害怕,甚至把他接到自己家住了一段时间。可以说是各种尽到了一个大哥哥的责任。
这么看来,费渡喜欢他,追他,也没什么不可理解的。这倒不必说。
后来,第n次追求被陶然语重心长地拒绝,也知道了陶然有喜欢的人了,费渡这才罢休,不再追求他了。
之后就是,费渡和骆闻舟关系开始暧昧。
然而一直到两人在一起,虽然特别甜,但是每每想到一些细节,心里还是总有一块儿被堵着。
因为费总对陶然的许多细节,让我看不明白。
比如,放弃陶然之后不久,市局一行人去陶然家庆祝他乔迁新居,费渡专门带了个大咖啡机。
比如,费渡一手修电器啊什么的技能,全是住陶然家的时候,替他修东西磨练出来的。
比如,一直自然而然地管陶然叫“哥”“陶然哥”,然而叫骆闻舟的那声“哥”,还是在很久之后,在舟渡两人的第一次之前叫的,甚至有“骗色”之嫌。
比如,陶然带人逮捕尹平那次,受重伤住了院,常宁也时常去看他,后来舟渡两人一起探病的时候,费渡口授陶然撩妹秘诀,骆闻舟最后都听不下去了,把他拖走。
比如,之后陶然尚未痊愈的时候,自己转着轮椅去找费渡聊天。有两个细节:费渡先是把窗户关上,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陶然身上【这两点是第一个细节】,然后和陶然聊了聊那宗大案,之后在甜奶粉里下了安眠药,陶然不久便睡着了。费渡把陶然抱到旁边长椅上,给他盖好被,打量了一会陶然不甘的睡颜【这是第二个细节】,之后开始用陶然的电子设备查东西。
比如,有时候到了警局,看见陶然就先和他打招呼,甚至就地开撩。
(可能还有一些细节,没能想起来)
总之,我总觉得,费渡对陶然太好了。
当然,他对陶然好,是理所应当的,就算只是报恩,也应该对他好。但我总觉得,他对陶然,不是那种界线分明的好。
感觉总是在撩,感觉总是余情未了。
那么,是不是,
如果陶然是弯的,费渡和陶然是不是早就在一起了?就没有骆闻舟什么事了?
如果没有之后那些案子对感情的推进,费渡和骆闻舟是不是就也没什么戏了?
如果舟渡的一切都仅仅变成了一种可能性……
那真是太心塞了。
昨夜一直做梦,做《默读》的梦,早晨在梦中惊醒,因为做了个费渡和陶然的梦。梦见费渡越线地撩陶然,陶然温柔地没拒绝,然后……。
太心窄了。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同样的感受,大家对这个问题是怎么想的。
反正我是该疯了QAQ。
欢迎大家分析,欢迎交流讨论(*˘︶˘*).。.:*♡。

评论(24)

热度(45)